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66496649.com >

www.66496649.com

【印尼IDN新闻网】关于新疆教培中心的系列事实

  日,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在会见媒体记者团时,针对有关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立“针对维吾尔族的集中营”并让新疆处于高压状态的指控如此说道。维吾尔族是聚居在中国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

  据蒋建国介绍,教培中心主要针对曾经有行为但情节并不十分严重、被迫参与活动并且已意识到错误,或参与犯罪活动、已经被关押但经过评估仍有再次参与活动倾向的人。

  “教培中心不针对任何宗教或民族。”蒋建国表示,“教培中心是为了去除极端主义和思想。”

  在喀什疏勒县教培中心,我见到了36岁的帕赫尔·图尔孙(Paher Tursun),他是维吾尔族人但并非穆斯林。在我随机采访的7位学员中,只有他不是穆斯林。

  联合国不久前发布的报告也指责中国政府在新疆的行为违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高级别会议精神。

  特此声明,我们此行由当地人员紧密陪同。这与我三年前来新疆时的状况不同,当时我还能与市场里的民众交谈。

  我在赴中国新疆访问期间共去了4所教培中心,当地领导称其是针对满足上述三个条件的新疆公民的“职业培训学校”或“再教育中心”。我到访的教培中心分别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阿图什市、喀什、和田以及疏勒县。

  教培中心面积宽阔,楼房看起来很新,设施完好。建筑和运营的费用完全由政府承担。

  “我不知道国家和自治区政府承担费用的比重,可以确定的是包括建筑在内的所有费用由政府出资。”克州首府阿图什市教培中心校长海热提·居来提(Haireti Julaiti)说道,克州位于新疆的最西部,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

  阿图什市教培中心建于2016年,2017年启用;喀什与疏勒县的教培中心也是如此,和田县的教培中心在2018年早期才启用。

  根据中国自2016年生效的反恐法,观看和传播含极端主义和的内容属违法行为。

  崭新的建筑,通常五到六层高。喀什教培中心是我所参观的教培中心中最大的,我数了数,共有9栋建筑,整个教培中心占地将近15公顷,这也太大了。阿图什市的教培中心则有3栋建筑,占地1.2公顷。

  这里的设施和全中国带宿舍的学校差不多,也和哈利波特小说里校园的设施相差无几——校园设施围绕活动中心而建,供霍格沃茨学校的魔法师们使用。不同的是,霍格沃茨学校的楼房老旧,教培中心的楼房崭新锃亮,都是按照节能建筑学(economical electric architecture)而建,因为包括宿舍卧室在内的所有地方都使用了大扇的玻璃窗户。

  校园里每栋楼都有供学员学习汉语、法律的教室,其他受欢迎课程还有电子商务——教授学员线上销售商品的技能。

  “毕业后,我希望能够把网店的销量提得更高。”和田教培中心一位名叫阿卜杜·库杜斯的21岁学员说。

  “我们的老师都来自当地最好的学校,我自己从事教育行业已经25年了。”喀什教培中心的校长玛德吉德·马赫穆德(Madjid Mahmud)说道。

  除了提供主要在法律知识方面的教育,教培中心也提供多种技能方面的教学,正如其名“职业培训学校”。

  据我所到访的几所学校来看,其教育模式相同。有教授缝纫技术的,有教授服装设计的,有教授电脑技术的,有教授电工技术的,有教授歌舞的,还有教授美容美发的。

  我在喀什教培中心遇到30岁的梅里亚·艾哈买提(Meliya Ahmadt)时,她正在专心绘制服装的设计图,她已经两个孩子的母亲。梅里亚还向我展示了几幅她绘制的设计图。

  在我到访的三所学校中,学员们正在打篮球、排球和乒乓球,尽管气温是零上2℃。

  和田教培中心是我最后到访的学校,由于当时只是早上10点30分,还没有学生进行体育活动,所有学生都在上课或学习技能。

  每个学校都有用于展示音乐舞蹈练习成果的舞台。阿图什教培中心的舞台建在食堂的大厅,食堂可以容纳1000名学员。

  每所学校都配有能够同时容纳1000名学员用餐的食堂。食堂干净整洁,每天分别在9点、14点、19点开饭。哦对了,在新疆南部,太阳升起得较晚,22点才落下,因此每天的活动往往从10点开始,23点休息。

  在疏勒县时,我看到菜单上分别是炒鸡蛋、各式蔬菜和米饭,这是晚餐的菜单;墙上贴有各式套餐的菜单,通常每餐都会有牛羊肉、历史上师恩难忘的事例有哪些不要作文,鸡肉或者鸡蛋。

  我看到几个年轻的男生要求加饭菜,只要还有饭菜供应,学员都能随时再加饭加菜。

  “看到这里的宿舍,我又想起了自己中学和大学的时候。”随团而行的新疆宣传部副部长侯凤菊说。

  每名学员都配有一个床位、一份薄床垫、一间带锁的储物柜、一套洗漱用品和一个放在床铺底下用于存放衣物的收纳箱。

  一个房间有6到10张床,部分房间配有双层床。男生的床单和房间的颜色是蓝色的,女生的是粉色的。

  卧室内有用帘子遮住的卫生间和似乎是用来洗碗的洗手池。我参观的4间宿舍都有挂在门上方墙上的电视机。

  我们去阿图什教培中心时正好是周日,一名随行的当地记者告诉我:“学校周日本该没有活动,学校为了迎接你们的访问,把所有学生又召了回来。”

  与侯凤菊曾经住过的学校宿舍不同的是,这里的宿舍门一旦关上,就没法从房内打开。

  全体学员应在23点回到寝室。在和田,我们注意到宿舍门没有里侧的把手,意味着一旦进入宿舍并把门关上,只有从外部才能打开宿舍的门。

  疏勒县教培中心的校长马赫穆提·马木提(Mahumuti Mamuti)说:“夜间如果有紧急情况,可以通过警报按钮和对讲器呼叫管理人员。”当我们质疑学生们在夜间仿佛“被囚禁”时,他露出惊讶的神情。

  学员的课程在18点30分结束,随后是晚餐时间;晚餐后、就寝前的时间由学员自由安排。

  有的学员在专门的绘画室内画画,有的在图书馆看书,馆内的藏书以知识教育类为主,包括谚语俗语的书。

  “我喜欢读谚语的书,所以有文字类的书籍我读的最多。”阿卜杜·库杜斯(Abdul Kudus)说。

  若想购物,也有售卖各种日用品的迷你商店,学员可用自己的工资购买日用品、学习用品、食品和床上用品。

  简单的理发与化妆都是免费的,包括给女生做美甲;因为这对美甲学员来说也是在进行练习。

  “如果美甲的造型非常复杂,那就需要付费了,不过也只是5元。”海热提说。大约相当于10000印尼盾。

  “中国政府保证中国公民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以及其信仰什么宗教的自由。”2月28日,我们在北京会见中国伊斯兰协会会长阿卜杜·阿明·金汝彬时他说道。

  到了新疆后,我从当地经学院院长阿卜杜日提夫·土尔木亚支(Abdurikif Turmuyaz)那又听到了这个表达。

  其实我在北京、西安(去年到访)和新疆遇到的每个清真寺伊玛目都说过这句话。

  问题在于,当地的规定禁止所有信教者在非宗教场所进行宗教活动。比如,穆斯林不能在包括学校和工作地点在内的公共场所进行祷告;信仰其他宗教的教徒也是如此。

  麦丽娅·艾哈买提说,他回家时会做祷告。每名学员一周能回家一天,通常在周六和周日。

  “年轻人要工作,没空到清真寺,所以很少在清真寺见到年轻人。”我向他询问后,慕希丁·嘉努丁(Muhiddin Jaenudin)对我解释道。慕希丁作为印尼穆斯林大会会长率领15名来自印尼穆斯林大会、穆罕默迪亚和宗教学者复兴会成员在2019年2月22日至25日间到访新疆。

  此次到访平均在每个教培中心停留1小时,受语言障碍影响,组织此次访问的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的翻译为我们的采访提供了帮助。

  此前,中国与新疆地方政府邀请了一系列外国记者和外交官到访新疆,印尼驻华大使周浩黎曾在2018年12月到访新疆。


开奖结果| 白小姐四肖三期必中| 跑狗图今期我最旺| 香港天下彩开奖结果| 福田口岸到香港黄大仙| 彩霸王心水主论坛| 香港六和合彩王中王| 管家婆高手之家心水论坛提供| 福星六合彩高手论坛| 88熊出没|